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大家 > 文化名人

 

民国时期,中国出现了很多有学问的女子,其中“民国四大才女”之一萧红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。

 

 

萧红是中国近现代时期的一个女作家,原名张迺莹,她的一生颠沛流离,她的求生和求知,她的人生和作品,她的爱情和亲情,无不充满了戏剧性。对于这个世界,萧红是短兵相接,刀刀见血的,没有半点的虚与委蛇,她的故事堪称绝响。

 

 

为了要追求生活的力量,为了精神的美丽与安宁,为了所有的我的可怜的人们,我得张开我的翅膀 ——《亚丽》

 

 

生前何必久睡,死后自会长眠。 ——《最末的一块木柈》

 

 

逆来顺受,你说我的生命可惜,我自己却不在乎。你看着很危险,我却自以为得意。不得意又怎样?人生本来就是苦多乐少。 ——《呼兰河传》

 

 

晚来偏无事,坐看天边红。红照伊人处,我思伊人心,有如天边红。 ——《静》

 

 

花开了,就像睡醒了似的。鸟飞了,就像在天上逛似的。虫子叫了,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。要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 ——《呼兰河传》

 

 

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来回循环地走,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。风霜雨雪,受得住的就过去了,受不住的,就寻求着自然的结果,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,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拉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。 至于那还没有被拉去的,就风霜雨雪,仍旧在人间被吹打着。 ——《呼兰河传》

 

 

我爱诗人又怕害了诗人,因为诗人的心,是那么美丽,水一般地,花一般地,我只是舍不得摧残它,但又怕别人摧残,那么我何妨爱他。 ——《春曲》 

 

 

“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,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。半生遭尽冷眼……身先死,不甘,不甘。”1942年1月22日,31岁的萧红在香港受尽病痛折磨,临终时,手书此一句,成为绝笔。这位身世飘零的天才作家不会想到,在她身后70余年间,自己生前的遭尽冷眼,正全然被与她有关的热情四溢的影视及文学传记所取代。

 

 

分享到:
已有 0 条评论
验证码:
相关阅读